手续费大战施压盈利能力 22家财险公司上半年亏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在经历由乱到治后,由于竞争再度加剧,财险公司正面临又一次考验。

有权威统计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有22家财险公司亏损,占所有62家财险公司的35%。其中有12家中资公司亏损,成立3年以上的财险公司中亏损的有12家。

在9月份召开的全国财险工作座谈会上,保监会副主席周延礼就指出,今年以来财险业总体平稳健康发展,但弄虚作假、恶性竞争等违法违规经营行为有抬头迹象。

对于财险公司而言,这也属无奈之举。在前端,由于市场恶性竞争,手续费大战再起;在后端,理赔车辆零部件价格上涨等因素也拉升了综合成本率。这些都压缩了保险公司的盈利空间。

竞争加剧

竞争激烈和成本上升已成为财险公司前端经营者最头痛的问题。

“浙江台州地区商车险手续费率已经突破31%,杭州地区也有大型财险公司给出了25%的手续费率。”一家财险公司浙江分公司总经理连连叹气,总公司给予自己的手续费空间有限,他现在能做的就是不断给员工培训,给员工贯彻危机意识,将中间环节和修理环节中的水分挤出来。

这样的竞争情况不仅在浙江出现,北京、上海等地区去年下半年以来也一度出现公司比拼手续费局面。此后上海等地监管部门加大监管和巡查力度,情况有所缓解。

保监会网站上披露的处罚信息统计显示,10月8日以来,各地监管机构公布的针对财险公司处罚达13起,罚款约200万元,包括人保财险、平安财险、太保财险、大地财险、阳光财险等多个公司分支机构榜上有名。

上述公司被处罚原因包括编制或提供虚假报告、报表、文件,也不乏公司为应对市场竞争,承诺给予客户保险合同以外利益或变相降低保费等。

例如,2012年3月至4月,人保财险南宁市分公司车商一部给予或者承诺给予机动车辆保险客户购物卡、加油卡、电话费充值卡等;2012年前4月,平安财险柳州中心支公司通过降低保额少收保费的方式变相降低电话营销车险费率;太保财险南宁中心支公司也存在使用“指定驾驶员”优惠系数降低保费承保机动车辆保险业务的行为。

阳光财险北京分公司去年经营的全部5笔保险代理人职业责任保险业务和3笔保险经纪人职业责任保险业务均未使用阳光财险向保监会报备的产品费率。经查实为适应市场竞争,所收取保费均在扩大保额的基础上低于对应产品费率中的“最低保险费”,合计少收保费7.8万元。

应该说,手续费高低和是否让利是公司自身战略选择,良性竞争一定程度上可以让利于消费者。但在退出机制尚不健全、公司能进能出机制缺位的情况下,过度恶性价格竞争会反过来挤压后端理赔服务资源,2008年之前的市场乱象已是例证。

车险拖累

保险公司之所以想方设法提高手续费并降低费率,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财险市场蛋糕增长有限。

车险是财险最为重要的险种,一直占据财险业务70%左右的比重,一些公司甚至达到90%。2012年1月到7月,全国车险占财险业务的69.9%,车险一险独大问题仍然突出,受汽车销量下降影响,车险保费增长趋缓,导致财险保费同步趋缓。事实上,这种情况在2011年已经出现。

统计显示,前8月财险保费收入3667亿元,同比增长15%,较2011年同期17%的增速有所下降。而在2010年前8月,财险同比增速为31.6%。

保险公司每年都会制定超过前一年至少20%的经营增长指标,在考核压力之下,机构往往会不惜代价争抢市场份额。

其次,财险公司对中介渠道依存度高,来自中介渠道的业务占财险的65.5%,也造成财险公司在业务选择、理赔上处于被动地位。

除此之外,理赔车辆零部件价格上涨、自然灾害理赔增加等因素也拉升了综合成本率。

2012年上半年,平安财险、太保财险综合成本率均同比出现上升。太保财险董事长兼总经理吴宗敏8月底在半年报发布会上曾表示,综合成本率问题由于受到竞争加剧、新车销售放缓、车辆零部件价格上涨、自然灾害理赔增加等多因素影响。他预测未来行业综合成本率仍有缓慢上升态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