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速贷事件启示:经侦执法模式不升级无助于解决矛盾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1968年的4月,黄梅戏大师严凤英在服用大量安眠药之后,因救治不力病故了。如果事情仅仅是到了这一步,严凤英也不过是特殊年代里千千万万不幸者中的一员,岁月的风沙自会把严凤英的名字埋到历史的深处。


我们知道的是,严凤英死后即刻被开膛破肚,只因被怀疑是间谍,被怀疑肚子里藏了发报机,但开膛之后看到的不过是一百多片安眠药罢了,并没有发报机的踪影。


还有更荒诞的吗?有,在影视作品里。


姜文的电影《让子弹飞》里有这样一个情节,小六被诬吃了两碗粉只给了一碗的钱,胡万推波助澜,小六剖腹验明清白,清白倒是有了,命没了。


现实中还有更荒诞的吗?


e速贷20日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经侦调查,6天过去了,警方倒是拘谨,完全不见出警时的气魄,一言不发,缄默不语。


P2P平台不同街边的奶茶店,今天不开门客人明天还会再来。它更像是金融机构,资金在时间的流驶中获得价值,及时偿还投资人的资金就是信用根基。大量的资金需要通过平台进行周转,以5月18日数据为例,还款金额逾1600万,而6天会有大量的资金待收,投资人无法及时收到还款,借款人的还款信息亦无法同步更新,恐慌会像野草一般在投资人的心中蔓延。


e速贷事件启示:经侦执法模式不升级无助于解决矛盾


经侦需要改升级有执法模式


对于P2P平台,恐慌意味着什么?笔者之前写的《从东亚银行挤兑风波,看经侦介入P2P的影响》有过讨论,提出建议“经侦介入应及时公布介入的原因”,此外还应该及时披露案件进展,不能放任恐慌蔓延。


但经侦现在的执法模式相对陈旧,获得线索之后便立刻出警抓人、查封公司,然后再调查、起诉。对于普通的刑事犯罪来说这是凑效的,但这些手段对于经济犯罪,尤其是对于互联网金融机构而言则不合时宜。


互联网金融机构没有线下经营门店,与投资人在空间上的距离相对遥远,这种空间距离所导致的疏离感需要互联网金融机构用效率来弥补,及时足量归还投资人资金就是这种效率的体现,时间对于互联网金融机构来说格外重要,这是其信用的根基。


麦肯锡:中国互金用户超5亿 P2P成交数千亿

5月26日,麦肯锡公司发布中国银行业创新系列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底,中国互联网金融的市场规模达到12-15万亿元,占GDP的近20%。而互联网金融用户人数也超过5亿成为世界第一。其中,P2P网贷交易额达数千亿,第 ...

然而经侦现有的执法模式恰恰在定罪之前就破坏了互联网金融机构赖以生存的土壤。出警抓人,查封公司,平台停摆,投资人无法及时收回资金,对平台的负面影响甚大。即便将来查出了问题,e速贷确实存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也不应该在定罪前造成人为的损失。


一些投资人可能还记得去年深圳经侦调查融金所,引来业界一片错愕,公司被查封,高管被带走,虽然两天之后就陆续有高管回到工作岗位,但此次事件的余波绵延不止,看下面这张来自网贷之家的数据截图,自去年9月9日融金所被调查之后,该平台资金净流出的状况持续了1个月有余。


e速贷事件启示:经侦执法模式不升级无助于解决矛盾


因此,经侦对互联网金融机构的调查不可以不慎重,在摸清楚问题之前不应该大张旗鼓地介入,如果不能确定有罪,则不应该出警,调查不是作秀,不是非要兴师动众才能获取更多信息。


在互联网金融出现之前,经侦工作做得糙点还无伤大雅,但互联网金融出现以后,经侦的执法模式也应该针对新情况、新问题进行升级,老钥匙开不了新锁,更无助于矛盾的解决。


e速贷肚子里有没有发报机


要验证严凤英肚子里有没有发报机,小六肚子里有没有多出来的凉粉,他们不死是不行的。


现在查e速贷还是相似的情节,按现有经侦执法模式,互联网金融平台不命悬一线是查不清楚的。


如果真的在e速贷肚子里查出了发报机,真的有证据表明e速贷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那无需多言,e速贷死不足惜。


如果e速贷肚子里没有发报机,e速贷还是死不足惜。作为企业家,干的不就是虎口拔牙锋刃舔蜜的勾当吗,获得海量财富必然要承受海量风险,无论这风险是来自市场还是来自其他什么地方。同样的,投资人能做的也无非是尽量减少损失,或者期盼e速贷能和融金所一样,浴火重生,凤凰涅槃。


笔者期望看到,这件事产生的结果或者后果能对经侦的工作方法的改进产生一些影响,如今经侦执法转嫁给社会的成本还是太高了。


相关阅读:e速贷最新进展:警方通报平台非法吸金数亿元_公安部门公布e速贷最新进展,平台非法吸收的资金累计达数亿元。警方提示投资人报案登记。